位洼新闻>财经>债务缠身破罐子破摔?千山药机被监管问询是否“有药可医”

债务缠身破罐子破摔?千山药机被监管问询是否“有药可医”

发布时间:2019-11-08 16:18:41

从冻结公司银行账号和增加诉讼事项,到立案调查的进展,公司的非法对外担保,到股票终止上市的风险,千山制药机械的各种风险迹象层出不穷。

投资时报研究员于飞

看了湖南千山制药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山制药机械有限公司,300216.sz)的公告后,你可能会奇怪为什么上市公司如此千疮百孔。

从冻结公司银行账号和增加诉讼事项,到立案调查的进展,公司的非法对外担保,到股票上市终止的风险,各种风险迹象层出不穷。

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深交所于10月11日向其发出半年度报告质询函,询问上市公司如何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以及《长城资产签署意向协议》是否有后续进展。

然而,面对如此多的“漏洞”,钱山制药机械能否承受被市场淘汰的风险仍不得而知。

负债累累,损失巨大

钱山制药有限公司于2011年5月登陆创业板。其主要业务是生产和销售制药设备、医疗设备和医疗器械。其主要产品包括大输液用非pvc薄膜软袋自动生产线、大输液用塑料瓶自动生产线、塑料输液容器用聚丙烯复合盖、智能动态血压计等。

上市后几年,钱山制药机械公司的业绩相对稳定,但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运营开始急剧恶化,陷入亏损。到2018年,该公司的净利润甚至出现巨额亏损。根据财务报告,钱山制药2018年实现收入2.01亿元,同比下降34.78%。净利润损失约为24.66亿元,是公司上市以来累计净利润的几倍。

这一切都与刘华山这个关键人物密切相关。

刘华山是刘向华的弟弟,刘向华以前是钱山制药机械的真正控制者。根据公司2018年度报告,造成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包括:报告期内,公司关联方刘华山已足额计提公司关联方刘华山占用资金9.27亿元的坏账准备,并足额计提其子公司湖南乐府迪医药包装材料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府迪)绩效薪酬3.38亿元的坏账准备,其中包括对外担保预计负债2.37亿元。同时,受报告期债务危机和有限资产的影响,公司生产经营进展缓慢,营业收入下降,财务利息支出同比大幅增加。

数据显示,刘华山上市公司的资本包括贷款和担保支付两部分,截至去年底,贷款和担保支付分别约为9.21亿元和660万元。

然而,2015年被钱山制药以5.56亿元现金收购的乐福地,其业绩也一路下滑。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3915.8万元、441.1万元和-2593.04万元。

事实上,刘华山在收购前是洛夫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后者持股约37.56%。由于赌博协议不完全,刘华山等前乐土的25名股东承诺以现金形式赔偿3.88亿元,但截至2018年底,只赔偿了2154.5万元。

在刘华山频繁的“经营”下,钱山制药机械截至2018年底的经审计净资产为-17.95亿元。

对于千山药业有限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审计机构出具了不能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这是上市公司连续第二年发布非标准审计报告。

直到2019年上半年,亏损仍将持续。根据半年度报告,千山制药机械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约为1.04亿元,同比下降15.69%,相应的净利润亏损约为2.99亿元,同比下降43.75%。

然而,根据2019年季度报告的最新预测,钱山的制药机械损失可能高达4.79亿元。

深圳证券交易所查询债务问题

鉴于千山制药机械的现状,深交所在询证函中重点关注了公司的业务、债务、应收账款及后续问题。

在半年度报告中,钱山制药表示,由于报告期内的债务危机和资产有限,制药机械的生产和销售出现下滑。报告期内,财务费用和减值损失也大幅增加。截至半年度报告期末,公司净资产为-20.94亿元。由于大量逾期债务,如果债权人对公司的未来发展信心不足,他们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

鉴于上半年设备行业的业务订单急剧下降,新的业务模式仍在探索之中,询证函要求钱山制药以债务状况补充现阶段探索新业务模式的可行性和合理性。

10月14日,钱山制药有限公司在新发布的第三季度预测中表示,将全力推进化解债务危机,逐步恢复公司正常运营,自我检查经营管理中的缺陷,并予以纠正,以规范公司运营。具体措施包括大力组织公司应收账款的回收,重点是回收上市公司关联方占用的资金和莱夫迪前股东的绩效薪酬。召开债权人会议,协调债权人同意分期偿还公司债务,减免公司利息、罚息和部分本金,解除对公司资产和银行账户的冻结,解除对公司的限制;以及与长城资产的意向协议、与长城资产签署的正式协议和债务重组的具体计划和实施。

针对钱山制药为解决债务所采取的措施,询证函要求公司提供与债权人沟通的补充信息,是否可以召开债权人会议,是否可以协调债权人同意分期偿还公司债务,降低公司利息、罚息和部分本金。

此外,针对与长城资产合作推动债务重组,询价信要求钱山制药澄清与长城资产签署意向协议是否有后续进展,是否可以继续推进。

不容乐观的是,在钱山制药机器的现状中,刘华山是最重要的因素,他似乎准备将“老赖”贯彻到底。调查信息显示,刘华山被法院列为违反承诺、限制消费的人,并因未能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钱山制药机械的董事会注定无法平静下来。根据半年度报告中的信息,由于对公司“持续经营”的怀疑,公司董事金依平、杨春平和石庆辉在董事会上对公司半年度报告的审核投了弃权票。它认为,由于财务困难,公司经营困难,资不抵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导致巨额诉讼债务。此外,冻结银行账户、追回关联方占用资金困难、绩效补偿等。也加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

消息来源显示,许多中小投资者准备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权利。《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在维权平台上发现,一些投资者已经开始对钱山制药机械提出索赔。面对一家漏洞百出的公司的现状,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恐怕钱山制药机这次真的没有药可治了。

资料来源:《投资时报》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河北快3投注 山东11选5投注 香港彩购买

相关新闻

阅读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jerkpic.com 位洼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